当前位置:情侣说_情侣装夏装_情侣T恤_情侣衫_情侣装专卖店 > 业界名人 >

业界名人

沅江汉子彭其高:选择方向比努力更重要

时间:2017-04-27 01:4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谭雄(芦东市场副总经理):中国2013年5月份多项宏观经济数据表现不佳,出口、投资、工业增长、用电量、新增贷款、工业生产品出厂价格(PPI)等均出现回落。初步来看,今年上半年中国宏观经济并没有延续2012年底的反弹趋势,反而出现非预期性回落。一份来自摩根士丹利的报告认为,更低的增长预测体现了新一届政府不再强调增长的政策立场;亦有观点认为,目前整体感觉经济运行温和增势未改。

  但另一面,虽然经济大环境不够景气,服装、鞋类、生活用品等消费群体基数很大,因为我们国家有人数庞大的农村消费群体。因此,价格相对廉价、定位中低档的批发市场,依然很有生命力。在一定时期内,基于我国的国情,生活必须的商品仍会持续火爆,这也说明中国经济仍“底气”较足,基本面仍有较大的支撑力,这巨大的消费市场也将为经济发展提供持续不断的动力。

  芦东市场将继续与周边各市场密切配合,利用板块优势,结成经济战略联盟,形成服务项目优势互补,避免重叠,市场之间相互连通扩大人流量。这样顾客得到实惠的同时,市场和经营摊主也取得了经济效益,形成了“多赢”的局面。而完成这一目标,离不开广大业主的支持与努力。作为“街舞少年”的大当家,彭其高,在芦东市场数十年,一直经营靓仔装,现在的发展势头很不错,他在事业上的成绩我们有目共睹,也非常高兴分享他这一路走来的成功经验。

  久日的高温天降温,让城市正式步入秋天的节奏。而对于芦淞商圈几个老批发市场的商户们而言,火爆的购销场景让他们感受到与室外清凉相反的“热”度。 中低档生活必需品“批”得不错。

  时间刚过上午10点,芦东市场正是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候。作为芦淞商圈最富盛名的老市场之一,不管是一楼二楼,还是五楼六楼,尽管不久前重新装修一新,空气里时不时散发着新装修特有的气味,随处可见商家与客户讨价还价的场景,此起彼伏的喧闹声,不时传来回响。

  位于芦东市场4楼的“街舞少年”,当家人彭其高正忙着清算一早晨的货款。他告诉记者,今年以来的生意还不错,现在秋天了,旺季开始了,来进货的外地客商每天都有好几拨,有点忙不赢手脚哩!

  这个来自沅江的中年汉子,一件时髦的格子衬衣配上小脚休闲裤,看上去不过30出头,其实是个标准的70后。1993年还在老家为了讨生活做着小本生意的彭其高,每天为了生计奔波,却也仅够糊口。就在彭其高发愁是不是该继续在家乡小县城待下去的时候,一个亲戚的经历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上世纪90年代初,这个亲戚在株洲芦淞做服装,不过两年时间,生意做得很红火,回沅江老家提着大包小包,赚了大钱回来的气派,让彭其高很是心动。几次跟亲戚聊天后,听他介绍株洲的发展前景很不错,彭其高便打定主意跟随亲戚去株洲闯天下。

  20岁左右的年龄,对一个鲜有机会出远门的年轻人来说,株洲就是一个“大”城市。当彭其高在火车站附近看到,由钢筋骨架搭起来的简陋服装市场,档口生意之火爆让他很开眼界。虽然有跃跃欲试的一腔热情,初来乍到的他还是不敢立马独当一面租档口卖服装。在跟着这个亲戚学了一段,看他如何进货、如何卖衣服,来株洲的半年后,彭其高在结谷门市场租了一个2平米的档口,正式单干做生意了。

  “服装行业里,女装占了大半份额。用现在的话说,蛋糕这么大,那么见者就会有份。可能是我经验不够、天赋也不多,经营了好几年的女装,一直没什么大起色。”彭其高在谈到最初在女装业里拼搏的经历,很坦诚,“1993年到1997年,当时人们对品牌还普遍没有意识,做散货是常态。散货就要去进货,我去了很多地方打货,南下广州、汕头、石狮,东往常熟、义乌,面对那么多可供挑选的款式,许多回我带回株洲的款,人家昨天进的货,一大早摆上货架,转眼就卖掉了,我呢,愣是没什么人问津。最后,只能低价出售了。这样5年下来,我觉得女装我是啃不动了,不如转变一下,做男装吧。”

  困则思变,柳暗花明又一村

  “人挪活,树挪死”。彭其高抽身从女装退出,转入男装。

  “服装行业里女装是领头军,说明女性对服装的消费量是很大的。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男人对外在行头的注重,也开始觉醒。有了这种意识觉醒,男装的市场份额也开始同步增长。最主要的是,相比女装的更新快速,男装的流行时尚要相对滞后。换句话说,经营男装的压力,远不如女装大。”

  在芦淞市场转变做男装两年后,这一小试身手的结果令彭其高很满意。不仅没有出现经营女装让他头疼的大量库存局面,相反口袋里的人民币厚度的增加,让他很开心。

  品牌厮杀白热化,中低档也有春天

  纵观近几年国内服装业态的变迁,在服装行业里摸爬打滚多年的芦淞人,越来越有这样的共识:前有国际一线、二线、三线品牌不断的进驻国内市场,不断抢占和压缩国内的品牌的市场份额;后有来势汹汹的电商,网上消费服装已经成为一大趋势,进一步争夺和瓜分原有服装传统零售市场份额;中间更有由于消费者的穿衣理念也在的不断更新,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也越来越突出,不再一味地青睐早期的一些有知名度的品牌,使得有一定规模和实力的老品牌面临巨大的挑战,三方面压力齐下,让国内服装大佬们倍感好日子一去不复返。

  “‘街舞少年’是广州一个三线靓仔装小品牌,尽管如此,我并不认为国内二、三线品牌的发展之路不好走。品牌服装是发展趋势,只是竞争激烈,各大品牌都在厮杀,能生存下来很不容易。相比‘街舞少年’这样的小品牌,远离竞争搏杀之地,夹缝中生存,可能活得也滋润。国内市场一个基础是,广大工薪阶层的基数非常大,中低档服装对他们来说,是消费得起,也愿意消费的选择。”

  2012年个别运动品牌销售业绩下滑的幅度最高达到40%以上的消息报出的今天,国内个别有着十年以上发展历程的知名女装2011年—2012年关店的数量超过1500家,销售业绩下滑的幅度超过50%的新闻传来的今天,在走自主化品牌之路被常常提起的今天,彭其高依然默默坚持当初的选择,相信品牌虽然看上去那么美,但中低档之路是实实在在的面包。

  居安思危,才能长盛不衰

  国内经济下滑、服装市场疲软的时候,早年进军中国服装市场的洋品牌,如H&M、ZARA、优衣库等,品牌的销售业绩不但没有下滑反而逐年增长。洋品牌的扩张对国内品牌来说冲击最大的就是定位中低端的女装和休闲装品牌。而H&M、ZARA已经把大型卖场开到了地级市的事实说明,也许不出三年,国内一些较富裕的县级市都会出现快时尚品牌,强势抢占国内中低端的市场。

  按照这样的趋势,国内目前中低端品牌未来三年将会死掉至少一半。因为大多数国内品牌无论是拼产品、拼价格、拼管理、拼实力等这些硬指标都不是国外快时尚品牌的对手,残酷的现实让我们不得不去想:国内服装未来究竟路在何方?

  谈到未来的目标,彭其高很可能也会积多年之经验,做自己的品牌靓仔装。每个阶段都有既定的目标,就像国内很多工厂早期是某国际品牌的代工,但到了一定时期,它会推出自己的品牌,借势发展。“每个档次都有品牌,我也许做不了一些品牌的佼佼者,做三线四线品牌的翘楚,也是对我能力的肯定。而今年的目标,是想将现在的门店扩大,再招几个人帮忙。”

上一篇:张辉:Angry Youth 网购潮牌打造“奋斗年青一代”
下一篇:圣天虹市场总监刘雪玲 智能穿戴为人体健康保驾

友情链接